当前位置:首页 > 站长资讯 > 正文

蛋壳掉下后,小中介们抱团自由抢生意

晚上9点,易居室友的中介陈亮(化名)赶回家插上手机电源,手机很快就会自动关机。接通电源后不久,就接到了看房子的电话。

端午节临近大学生毕业季,沉寂了一年多的租房市场又热闹起来。

“你是哪个中介?为什么以前没听说过你?”在电话的另一端,顾问仔细调查了陈亮中介公司的背景。

陈亮非常熟悉这样的调查。在最近的长期出租公寓业务中,看房子的房客很可能会问这个问题。“大家都知道自由,住在一起,或者爆蛋壳,但是以前很少有租客知道我们的平台。”

易居室友,定位B端服务,主要从事新房寄售业务,2018年上半年还没有开始长期租房业务。

“我刚换了工作,想换房子。结果发现新房或者好点的房子很少。类似的房子不是二房东,而是一个叫易居房友的中介。”品君(化名)告诉我们,因为在所有平台上都找不到合适的房子,所以想到处试试,于是就在豆瓣租房群里找房子,最后找了一个易居的房产中介伪装在里面。

蛋壳掉了之后,长租公寓市场的空气一下子就稀薄了,过去那种高收入低租金的不健康商业模式彻底暴露在阳光下。信任和住房是长期租赁公寓平台竞争的核心。目前这两点都存在漏洞。像E-House这种以前很难进一线的公司,开始抱团自由搏击。

烧不起的自如,进入存量时代

“这个小区这个月放了6套新房,我们拍了3套,就是其中之一。第一次设置了隔壁单卫的主卧。”猫带着看房子的租客,进了一个半工地的房间。

三面白墙,一面刷成黄色的主墙,新铺的木地板上堆着没拆过的家具。

“这些家具都是免费的,用一个牌子,其他配置都一样,免费兼容,每月清洁,免费wifi。”猫介绍。

目前,陈亮的平台仍然采用过去长期租赁公寓的模式。就是直接向房东租房,简单装修,然后转租或者整体租给消费者。模式是C2B2C。

“这套房价格10(K),装修费由我们平台支付。其实我是随口看中了这个套房。我和房东谈过每月12(K)左右,但是要求房东自己支付装修费用,大概七八万。房东不肯,就把房子给我们了。”猫说。

陈亮提到,装修费用应该由房东支付,这是CEO林雄提倡的“收益租金”。

2021年5月19日,Ziru首席执行官林雄在主题为“长期租赁住房:完善政策规范发展”的2021中国住房租赁发展论坛上发表了《住房租赁企业的定位和模式创新》主题演讲。

他提到:“房屋租赁是一个大而长期的行业,企业要在模型和产品上不断更新迭代。我们希望通过无差价的‘赚租’业主新模式,推动行业转型和新产品落地。”

所谓“收益租金”,就是装修费用,以前是无偿承担,现在由房东承担;房屋收回成本也从过去的固定租金变成了如果市场下跌的话80%左右;租期也从过去三年改为一年;盈利模式由过去的租金差价服务费变为现在的服务费超额收益分成。

简单来说,就是把装修成本转嫁给房东,同时在过去,从自由承担市场风险变成与房东分担市场下行风险。

暴民研究所

2016年左右,长期租赁公寓上涨。房价高,装修运营成本高,一直是痛点。蛋壳打雷也是由于高收低阻,长收短付的模式,导致大盘下跌,入住率下降时直接打雷。根据暴民研究所的数据,平均有100万所房子空置

所以去年疫情期间,频频曝出要求房东赔偿装修因自由违约注销而产生的折旧费。(参考钱江晚报《自如违约还要房东赔钱?“装修折旧费”引发争议》)

这种竞争力显然不如以前了。

据智言咨询相关数据显示,长租公寓强调提包,室内装修优于普通出租屋。其次,人员流动性强,相应的家具折旧速度快,家具更换周期一般为3-5年。对于品牌公寓来说,在选择家具供应商时,对家具品牌的要求不高,但零散家具的购买价格相对较高,费时费力,因此更注重交付能力、性价比和环保。

同一小区,格局、面积、朝向、配置类似的房子,其他中小平台价格差不多,一般150-300元。

“目前我负责这个小区,等新房出来就知道了。在住房上,我家占了一大半。”收集了一些蛋壳雷人的房子,在自由调剂间隙不断开辟新房。陈亮声称,他平台上的房子正在逆潮流而动地扩张。

市场正在复苏,想继续扩张,但之前有打雷的风险;找解决办法,还要捆绑装修费用,只能转嫁风险分摊——。依靠规模扩张和增长的模式已经进入死胡同。自由燃烧不起,进入股票时代。

房源大洗牌

“房子在哪里?为什么你看的房子都在小中介手里?”

Pinjun是90后ios开发工程师。找房子找了将近一个月,脑子里全是这两个疑惑。

“这很正常。在家庭APP上看房,联系中介,问什么时候看房方便。看了一圈,在APP上看中了林傲嘉园的房子。不过中介说最后一套房子还没到期,10多天后就空了。现在是租房旺季。如果房子出来了,价格会根据市场情况进行调整。也就是价格会涨。房租远远超出预算,我就放弃了这种找房子的方式。“平君告诉我们的。

品君最喜欢的房子,位于北五环一带约25套公寓的主卧,带私人浴室和凸窗。前一个租客的租金是4200元一个月,退租后已经涨到4400元一个月了。这个价格不包括主流市场要求的月租10%-12%的服务费。如果交易完成,租金加起来每月4800左右。

董明珠诺言兑现!格力第一批住房即将交付使用

6月15日,董明珠自媒体官方微博宣布,格力第一批3000多套员工住房即将交付使用。这也意味着,董明珠当初承诺给格力员工一人一套房的诺言真的在兑现了。

“最近房租突然上涨了。去年光是朝南的主卧就有很多3600元左右今年找不到了。”在象屿、紫游等主流的长期租房平台上没有找到结果后,品君开始琢磨其他的办法。后来根据朋友的推荐,开始在豆瓣集团找房子,说大部分都是房东直接租的,但是进去之后才发现不是这样。

在豆瓣相关的租房群中,品军挨个看了房子,联系了几个自称是房东的人。加了微信后发现基本都是小中介,这些小中介给她发的都是同样的房子。

他的困惑不仅在于不同中介提供的房子是一致的,还在于官方渠道加了微信,是正规中介,轻松通融。品君回忆说,找了很久合适的房子,中介给他打电话,说其他平台有房子,比安逸和住宿更合适,便宜很多。

后来才知道,这个所谓的廉价频道,还是最近似乎无处不在的一个好住的宅友。和我之前找的小中介一样,推荐到他家。“其实和豆瓣集团的海报是一样的。”

平君彻底糊涂了。他们以为应该是合租的房子,其实是同一栋房子,每个人的报价都不一样,相差100-200左右。还有不同的收费方式。如果有代理费,一天2元;半个月租金有中介费。“同样的住房,不同的租金报价,和夏娃

E-House Enterprise Group成立于2000年,2007年8月8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(NYSE:EJ)上市,是中国第一只在美国上市的轻资产房地产概念股。

“这个小区马上会有十几户,我们都在盯着呢。而我们现在的服务,房子装修,家具,就跟他们一样自由自在。我们也有自己的小程序,从来没有用过,因为我们也住在附近,所以如果附近的住户报了维修,我们会直接维修。”陈亮说:“我们公司成立很久了,回龙观、天通苑、北苑这些都做了好几年了。居民楼里的办公室只是用来签合同的,我们对外的线下店都在物业这边。”

国信证券的相关研究报告认为,不同于从炒房团业务起家的空壳,我爱我家。E-House长期培养新的房屋代理业务,与开发商关系密切。从猫的智力可以看出,下个月会有多少新房下来?朋友手里的房子是什么情况?附近商场的主要负责人是怎么发财的?目前资产情况如何?陈亮对社区的物业和住房有着清醒的认识。

抱团求生,还是死灰复燃

同一套房子在多个平台上是二手房交易中的一个坏习惯,但现在也进入了长租公寓?

品君约了其中一个中介,位于某小区一栋居民楼一楼。进入小区,穿过小区中央花园,可以看到一层窗户玻璃支撑的KPT板。

红底白字,顶部超大字号LOGO,然后分房价格区间,二卧室,1500-2500元/月;主卧,2400-3500元/月.最下面说的业务范围是:租金租赁、房屋中介、中介服务、二手房销售、委托转让、佣金1%.

豆瓣那些伪装成地主的中介,从规模上来说确实是中小型中介。他看到的广告牌上,也写着“好住,三峰繁荣”。

易居三凤和盛是谁?

据调查,注册于北京市朝阳区双颖路11号,注册资金50万元的北京三丰和盛房地产顾问有限公司,是品牌中所示的三丰和盛。

从关系图来看,这家公司与E-House没有股权关系。

企业调查提醒,该企业涉及4起司法案件。

在这四起司法案件中,都是委托合同纠纷,都与一个叫陈某棉的人有关。一审后,公司反诉原告一审,被驳回。最终结果显示,原判决仍被维持。只有一审裁定该公司向原告陈某支付了24000元的棉花租金。在最终判决中,该公司被责令支付陈某棉花29,332元。

根据E-House的首页,平台定位为以共享为核心的房地产经纪服务平台,共享内容主要包括房屋、技术、人才、知识。

而且品君遇到的很多不同中介都给她推荐了同样的房子,这些合租的房子都在后面。

从国鑫证券经纪研究所整理的资料来看,易居芳友的玩法相对简单粗暴。”作为第三方平台,吸引中小中介入驻,采用弱管控模式,赋予中小中介以新房优势增加业务收入的权力。从收入中提取。”

换句话说,E-House只是一个第三方平台。

海通证券研究报告称,该平台已明确承诺不会开设自己的二手经纪公司,也不会直接开展自己的二手经纪业务。

E-House室友采用所谓S2B2C电商商业模式,在国内定位为S(大供应商)。

这是一种加盟模式,可以帮助中小中介入驻,比如数字化、房源等。

三丰和盛无法从股权上看出与易居好友的关系,但也挂上了相关品牌。如果不是冒牌货,可能只是使用E-House好友平台的中小中介之一。

海特

根据企业调查数据,全国有5.03万家存续企业,关键词为“房屋租赁中介”。自2011年以来的十年里,注册房屋租赁企业数量呈线性增长。2011年注册关联企业3862家,2019年注册关联企业数量达到十年最高点,共计4.67万家,同比增长25%。2020年共登记关联企业3.09万家,同比下降34%。2021年前5个月,登记注册的房屋租赁企业7208家,同比下降46%。总的登记量呈下降趋势。

2019年,房屋租赁企业注册数量呈线性增长,达到峰值后,2020年开始下降。这些幸存的关联企业基本都是中小中介。

头的自由还是需要自救的,更何况这些中小中介。装修,每月打扫卫生,免费WIFI只是包装,住房是他们生存的关键。

如果一个大型品牌玩“共享”优质住宅,无疑会有很大的吸引力。

“蛋壳爆炸后,我们收集了一些房子,也免费收集了一些,但是很快就租出去了,现在在等新房。”猫自称是。

但是,“共享”的往往更贵。

0

发表评论